日前,中国农业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农村经济》编委杜鹰在“清华三农论坛2017”发表演讲时指出,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是继家产联产承包制后,对农村生产关系的又一次重大调整。从历史看,农村集体经济是中国特有的所有制形态,是在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进程中逐步形成的,是中国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的产物。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需要注意四个问题:第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同于企业改革。农村集体经济有两个特性,一是合作性。集体经济本质上是合作组织。改革之后,产权落实到户、量化到人,宗旨上为本社区的成员服务,决策上一人一票,分配上劳动成果由成员共同分享。二是社区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是封闭的,对外不开放。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仅局限在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股权落到户以后,只能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流转,不能对外流转。新的改革既要防止内部少数人侵权,也要防止外部资本侵吞。

    第二,关于法人地位。改制后的集体经济组织,有的登记为专业合作社,但是它跟专业合作社完全不同;有的登记为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公司法要求股东人数必须在50人以下,如果搞隐性股东存在产权解纷的隐患。还有就是由农业部门发放证书,到质监部门取得组织机构代码,随着工商质监部门三证合一改革,这个办法也行不通。搞产权制度改革,需要在民法总则里,给农村经济组织一个位子,是否可以称作特殊法人,日本、韩国都有这样的先例。

    第三,实施差别化的税收政策。改制后的集体经济组织,反而面临更重税负。例如集体经济分红要交纳个人所得税,集体资产过户要交纳契税、交易税和印花税,集体组织运营中还要缴纳企业所得税、房产税等。建议将来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后真正登记为企业法人的,照章纳税。没有登记的给予税收优惠,因为合作组织还承担了社区大量的公共事务。经营环节的税收,可以先设置三到五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给予一定优惠。等将来特殊法人地位确立后,再在纳税方面进行明确。

    第四,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现在改革的地方,农民对集体资产的占有权、收益权、继承权基本得到落实。问题较多的是有偿退出权和抵押权担保权:有偿退出涉及转让,并且只能在本社区内转让,就会打破成员之间股权占有的均等性;有关抵押权担保权,到底抵押的是股权,还是股权的未来收益权?如果是前者,抵押失败怎么办;如果是后者,理论上叫质押而不是抵押,这些问题都有待探讨。同时,农村集体资产的空间分布极不均衡。目前全国农村集体经济账面资产2.86万亿元,其中80%集中在沿海经济发达省;全国59万个村里没有集体经营收入的村占54.3%,每年集体经营收入不足十万元的又占31.7%,加起来又是一个80%,这两个80%使不同地区对农村集体产权的关心程度和改革诉求有很大差别。所以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要分轻重缓急,有条件的地方应该尽早改,其他地方要不要改、怎么改,还要多听听基层和农民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