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第二研究室主任郑有贵撰文指出,实现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前提之一就是要有相应的法律保障。在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法人地位缺失的法律制度体系下,一些地方从促进农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出发,以社团法人、企业法人等不同形式对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的法人地位予以确认。从实践看,这些措施促进了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的发展,但也存在较多弊端。

    按社团法人登记的利弊。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在民政部门按社团法人登记,或由农业部门颁发组织证明书,其积极作用是有利于实现政社分社和独立运作,进而促进社区集体经济的健康发展。然而,获得社团法人地位或农业部门颁发的组织证明书,还只能从事资产经营管理活动(其资产还只能以承包、租赁、参股等方式参与经营活动),而不能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

    按事业法人登记的利弊。其优点有:一方面,由于事业单位不以营利为目的,更多地考虑公共需要,因此在执行公共服务、基础建设等职能方面可以有更好的表现,可以更好地为农户提供服务。另一方面,由于事业单位的非营利性,可以更容易得到政府的支持。但是,把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办成事业单位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由于其非营利性,会导致对市场的把握和对经济效益的追求都比较不力,也就难以更好地承担起实现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和直接带动农户增收致富的职能。

    按公司法人登记的利弊。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按公司法人登记,其突出贡献是明确了其法人地位,它可以作为市场主体开展生产经营业务。同时,在制定和实施《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法》之前,实行公司制可以较好地处理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的代理关系,按照《公司法》农户还可以对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成果、财务成果等进行有效的把握。然而,作为公司法人登记和运作,存在较多问题:一是难以获得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二是变通登记门槛高而难登记。三是变通登记存在成员权益被慢慢侵食的危险。四是由于公司制实行按股投票决策,大股东有较多的表决权,这可能会发生损害农户利益的情况。五是公司制企业存在经营风险,但成员又难以有效实现对企业经营者和经营状况的监管,而企业亏损又转嫁给成员。

    综上,由于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与农民专业合作社所承担的职能不同,以及兴起的历史背景、制度基础和路径依赖,导致两者在成员资格、产权、管理、分配等重大组织制度上存在较大差异,这些就决定了对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可以借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但不能直接沿用该法,而应当单独立法。对此,应当给予充分重视,并基于顶层设计的视角,加快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立法进程,出台一部与其特点相适应的法律或法规制度,更好地发挥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应有的功能,为农民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