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叶兴庆撰文指出,中国改革是从农村开始,农村改革则是从贫困地区开始。在全面深化改革新阶段,贫困地区不应成为被改革遗忘的角落。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城郊地区、发达农村容易成为关注的焦点。但贫困地区、纯农业领域,同样需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同样可以释放产权制度改革红利,同样可以让农民有改革的获得感。

    国家扶持农村集体的项目资金越来越多,扶持贫困户的力度越来越大,随着收入的增长农民的自有资金也在增加,这些资金迫切需要提高使用效益。规模经营主体虽有一定资金实力,但要适应农业投资需求大、回收周期长的特征,也面临一定的压力。如何把分散在农户、村集体的各类资金集中起来,委托给有经营能力的人管理、投向有长期回报的建设项目,使村集体有长期稳定的收入为村民提供服务、使贫困户有长期稳定的收入以维持生计,成为我国实现农村治理现代化必须解决的一个紧迫课题。

    以产权制度改革提高贫困地区集体资源配置效率,一是注重配套改革的跟进。以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入股,一般参照国家征地时的土地补偿费标准作价,股份占比相对容易确定。农户、村集体以农用地经营权入股,缺乏完善的定价机制,所占股比差异较大。这取决于入股土地的质量,也取决于农户与规模经营主体的博弈。规模经营主体的实际投资额不透明,农户和村集体以资源入股所占股比普遍偏低,这为以后可能出现的纠纷埋下了隐患。应加快培育农村资产评估市场,尤其是要加快完善农村资源性资产的定价机制。如果当地有成熟的农地租赁市场,应按租金除以长期利率的方法对农地估值。应建立农村产权流转交易机制,为农户、村集体、规模经营主体股权转让或资金募集提供服务平台。发展特色农业保险,降低自然灾害和市场波动风险。

    二是注重“合作社”出资和治理结构的完善。目前不少规模经营主体自称是“合作社”,但其出资、分配、管理并没有采用合作制原则,基本上是一股独大或纯粹挂牌式“合作社”。应引导这些规模经营主体按合作制原则进行股权结构和治理方式再造。既然是“农民变股民”,就要让农民和村集体履行股东的职责、行使股东的权力,参与重大决策的制定,而不仅仅只是被动地参与分红。

    三是注重公平公正。财政性资金所形成资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需要进一步明确。作为精准扶贫措施,扶贫资金折资入股所形成的股权,一定要落实给真正的贫困户、特别是“两无”(无业可扶、无力脱贫)人员。用国家扶持村集体的资金入股形成的股权,是村集体资产,应归全体成员集体所有。应防止用支农资金、扶贫资金形成的股权,被少数农户、非贫困户占有。